浙江黄金配资

您当前所在的位:文化->文学天地

归来已是春天

访问量:[]
发布时间:2020-06-05 09:30 来源:
分享:
0


  武汉解封的第三天,二爹和花婶回到老家。出了站,大武早已迎在那里,叫了一声“妈”,声音不由哽咽了。这个三十多岁的老男孩,哭了。
  花婶是去年冬至去的武汉,小儿媳妇生了,她去侍候月子。这些年,花婶在家附近的小吃店做洗碗工,二爹在外省做工,靠着勤俭持家,又赶上老房子拆迁,他们倾其所有,给两个儿子在老家和省城各买了一套房子。大武书读得不多,在老家找了份工作,三十多岁了还“赖”在父母身边,也没有女朋友。小武在武汉读大学,毕业后就留在了武汉,结婚生子,一路下来,也平安顺遂。
  按计划,二爹小年前一天从外省直接去了武汉,大武订了腊月二十九去武汉的车票,一家人在省城过个团圆年。正月初六,二爹继续外出,花婶和大武回老家,小武则送媳妇和孩子回娘家住一段时间。
  然而,疫情突如其来,武汉封城让一家人分离两地。大年三十,花婶挂念着大武一个人在老家过年,孤零零的。其实,他们在武汉的年饭吃得也不安生。房子离马路近,时不时能听到外面传来救护车疾驶而过的声音,让人心惊肉跳。想着就在封城前几天,她还和儿媳抱着宝宝去打疫苗,都没有戴口罩。她越想越后怕。
  花婶每天早起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看老家政府公布疫情的微信公众号。确诊病例的数字不断攀升,从个位数,到十位数,再到百位数,巴掌大的小城,眼看就要突破两百。不看惦记着,看了更惦记。从和大武的通话里,她知道老家也封城了,只有超市和药店开着门,小区管制越来越严,出入要通行证……身边的小道消息很多,有的真,有的假,有的真假难辨。
  终于,疫情渐渐稳住了。全国那么多医务工作者驰援武汉,那么多志愿者在服务,社区服务也越来越到位,有什么怕的呢?花婶心里的石头也慢慢落了地,不再半夜睡不着,和大武视频时,也放心多了。
  开始是小武负责出门采买,疫情控制住后,花婶坐不住了,社区送货到小区,她就抢着下去。有一次她忘记说普通话,家乡话脱口而出。排在她后面的大嫂问:“你是××地的吧?”她以为遇到老乡了,大嫂却说:“我家儿媳妇是你们那的,这不,回去过年,留在那里还没回来呢。”
  大嫂说起跟着儿子儿媳去姥姥家的孙子,就眼泪哗哗的。花婶想起大儿子一个人在老家,也是眼圈泛红。两人越聊越投机,加了微信,没事交流下厨艺,分享下各自小孙子的视频。花婶以前对武汉人印象不好,说话像炒豆子,火焦焦的,尤其汉骂真让人受不了。这段特殊的日子,她却感觉到武汉人其实挺好的,和她一样,火爆的外表下有一颗温柔的心。她喜欢上了这座城,这里有她的儿子、儿媳和孙子,有她新交的朋友,还有那么多让她感动的人和事。
  离开武汉前,小武给爸妈买了两套春装。来时正是寒冬,去时已是春天。脱去厚厚的冬衣,换上轻薄的春衫,人的心情也如春风般轻快起来。
  进了家门,花婶收到武汉大嫂发来的一条视频,视频里她的小孙子已经回武汉了,正在蹒跚学步。这小家伙,去姥姥家时还不会爬,这会儿已会迈步了。武汉大嫂笑得很开心:“你们家乡的水真好啊,把我孙子养得白胖白胖的。”
  花婶收起手机,一眼望见了阳台上的花儿。这是去年她走之前栽下的一株细小的玫瑰,如今枝头上打了好几个骨朵,有一朵已经绽开了。凑近了嗅,有淡淡的清香。
  窗外,阳光明媚,春光正好。

□湖北省枣阳市市场监管局 杨 莹

(责任编辑:)

Copyright 1984-2016 CHINA INDUSTRY &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

浙江黄金配资中国市场监管报 版权所有